當我還在日本留學時,我曾利用一次課程結束後的假期背上行囊和睡袋,搭著電車環遊了日本中部和關東地區,我從大阪出發,行經濱松,東京,甲府、攀登上富士山後又穿過新穗高和北陸,繞了一整圈後回到關西。過程中幾乎都是搭帳篷或是借宿沙發衝浪(Couch surfing)。Kei就是我在此時認識的沙發主。 

Kei本名Keiichiro,是個26歲的男生,住在神奈川縣接近東京的地方。當初我一直到出發往東京的前一刻都還沒辦法確認住宿,後來我索性就發了訊息給沙發衝浪網站上的所有東京附近的沙發主後就坐上了電車。在懷著忐忑的心情坐電車時我接到了Kei傳來的短訊聯絡,而他也是唯一答應接待我的沙發主。

那天抵達神奈川縣藤澤的時候已經是接近晚上八點了,Kei很親切的騎著速克達到車站來接我去他家。他的家有別於我印象中的日式公寓,Kei住的地方是三房兩廳的公寓,佈置充滿南洋風格,房間點著昏黃的燈光,角落種著幾株熱帶植物的盆栽,到處擺滿南洋和印度風格的擺飾和木頭雕像,房間裡還點著微微的薰香。牆壁和牆腳都還掛滿了Kei自己畫的油畫和類似東南亞人文風景的照片。客廳有個小吧台,擺滿各式的酒類,下面是用Mac book連接的環繞音響。Kei喜歡跟世界各處來的旅行者收集他們國家的音樂來播放,我不太聽華語歌,但還是給了他陳綺貞和戴佩妮,還有閃靈。(而且我發現他的IPOD裡面已經有五月天和周捷倫了)

他曾經到過台灣背包旅遊,也是利用沙發衝浪,據說那段期間他受到台灣人異常熱情的照顧,是他最好的沙發衝浪經驗之一,因此只要是台灣人來借宿他都會很樂於招待。

後來又來了兩位由於飛機誤點而遲到的芬蘭人,Kei親自下廚準備了一整桌的菜餚招待我們。晚餐時我主動聊起了房間四周掛著的東南亞村落和小孩照片的話題。

原來這些照片都是Kei自己拍攝的。Kei本業是手術護理師,曾經參加NGO無國界組織的團隊到世界各個貧困的國家當志工,也在南亞大海嘯後跟著到柬埔寨、緬甸等東南亞衛生條件落後的村落,提供免費醫療服務,並在這些地方協助救援當了一年的志工Kei原本大學就讀會計系,他說讀大學時曾背包旅行世界各地,也造訪了許多衛生條件極差的國家。有一次旅行東南亞時認識了一位獨腳的女孩和他的父親,女孩小時候因為腳上受傷,但缺乏妥善的處理,最後小小的傷口竟嚴重惡化潰爛,到最後父親不得不在沒有麻醉的情況下親手砍掉女兒的腳以拯救她的性命。由於缺乏醫療技術、知識、資源而造成了的悲劇,這件事讓他受到很大的衝擊,回國唸完大學後,他放棄會計的路亦然決定投身到醫療領域,進入醫療護校就讀,夢想能夠將妥善的醫療散布到世界各個角落。

他在這些世界的角落當志工、也當老師教學,教給孩子生活所需的必要知識。他說他雖然在當地教學,但是更從孩子們生上學習到熱愛生命的生活態度。Kei給我們看了他在東南亞做義工時記錄的生活影片,從影片裡可以看出來他在這些國家都受到當地不管老人小孩的愛戴。

我們這樣邊喝啤酒邊聊天,還看了一部叫做「After Life」的不知所云的電影,就這樣到了深夜。

在日本的日子裡,我發現日本人都很勇於建立夢想和逐夢,他們會找尋一個值得自己追逐的目標,並且全心投入去實現,再次之的就是會強迫自己建立一些興趣,並且花時間經營。我曾認識到鄉下務農,夢想將不傷害環境的自然農法的理念推廣到全世界的二十多歲青年、也有認識為了保護森林而住到山村裡從事NGO工作的年輕人、也有在世界各角落寫生素描,並且在這些地方借畫廊辦展的業餘畫家。我認識這些勇於追夢的人都是約二十多歲的青年,他們散發著強大的能量讓四周的人都會感受到他們對生命的熱情。每每想到他們我總會回頭檢視沒有確切目標總是隨波逐流的自己。

後來Kei騎著腳踏車環遊世界去當志工了,他原本預計從中國騎到歐洲,然後再到非洲,但是不知不覺就在中國待了兩年多。大部分時間他都在中國地震災區和新疆、西藏這些偏遠的鄉鎮。前陣子他回到日本,在一座日本離島上唯一的醫院支援當看護士,不過這個月他又去中東當志工了。Kei還計劃在遙遠未來可以選一個貧窮的國度,開設一個孤兒院、學校、或甚至是餐廳、旅社,然後在裡面扶養並教育孤兒,讓孤兒們長大後能夠接掌下機構並且去照顧更多孤兒,然後自己就退場去展開下一個計畫。這些計畫都還只是很空汎概念,但是我相信他在未來某天一定會實現的。

附帶提一個小故事:據說Kei在武漢時曾經丟失了腳踏車,當地的朋友幫忙把他的故事波在網路上,結果網路上竟然一夕間一傳十十傳百,最後聚集了五百多萬網友一起幫他找尋腳踏車,然後在三天內就在某間車行發現已經被漆成不同顏色的愛車,這件事情好像還上了日本跟中國的新聞。

kei的部落格在這邊:http://sekainoinakanitomaro.blogspot.tw/

 

另外附上:四海流浪遇到的100個人-005號:追記

創作者介紹

流浪人生。

流浪人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